东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 今天是: 领导信箱 |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 电子邮局 | 返回主页 | 使用帮助

复议动态
案例分析
行政复议指南
相关法律制度
复议决定书公开
联系方式

 
关键词:
搜索范围:
 
 
  行政复议 您现在的位置: 东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 > 行政复议 > 案例分析
治安管理处罚中的“结伙殴打”应如何认定
东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   2017-11-23 03:47:51 作者:许可 来源: 文字大小:[][][]

 

案情回放:

孙某与宋某因孙某认为宋某驾车不当惊扰其女儿发生争执。期间,孙某让其未成年的外甥去家中叫其夫李某。李某到达后,对宋某进行殴打,后三人互相殴打。宋某被李某、孙某打倒在地后报警,公安机关及时出警并对该起治安案件予以立案调查,经调查,公安机关认定李某、孙某有结伙殴打他人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分别作出给予李某行政拘留12天、罚款500元,给予孙某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李某、孙某不服分别提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行政处罚决定违法。2017年7月13日,东营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依法作出复议决定。

东 营 市 人 民 政 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2017〕东政复(决)字第21号


申请人:李XX,男,1989年3月15日出生,汉族,现住东营市南郊花园A区13号楼701室。

被申请人:东营市公安局。单位住所:东营市金盾路1号。

法定代表人:赵峰。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明,男,汉族,1982年12月1日出生,东营市公安局民警。

委托代理人:李跃华,男,汉族,1970年5月17日出生,东营市公安局民警。

第三人:宋XX,男,1994年1月28日出生,汉族,现住东营市南郊花园A区。

申请人李XX不服被申请人东营市公安局作出的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7年5月2日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理完毕。

申请人请求:1、请求依法确认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2、给付国家赔偿金2907.6元。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

1、2017年1月5日17时许,第三人驾车不当惊扰在南郊花园小区内玩耍的申请人之女,申请人妻子孙XX阻拦其车辆,第三人出言不逊并首先动手殴打孙XX,随即双方发生互相殴打。后申请人到达现场与第三人发生互殴。被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进行处罚,认定被申请人行为构成“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与客观事实不符,认定结伙属于事实认定不清。

2、被申请人制作笔录时,申请人提出社区内有监控视频,可以证明第三人寻衅滋事在先,申请被申请人调取监控。但被申请人迟延调取关键证据,致使证据灭失,仅凭双方陈述作出行政处罚明显证据不足。

3、被申请人未对第三人进行伤情鉴定,即在缺乏伤情鉴定情况下,直接对申请人作出最严厉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明显证据不足。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行为程序违法。

1、被申请人作出处罚决定前并未履行告知义务,应当认定行政处罚违法。

2、被申请人未听取申请人陈述申辩直接采取行政拘留措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行政处罚行为应当认定违法。

3、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7年2月21日作出,于2017年3月16日送达,迟延送达并直接采取拘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七条规定,明显程序违法。

(三)被申请人在作出行政处罚过程中有渎职行为,选择性执法,滥用职权。

1、社区监控视频是作出行政处罚的关键证据,被申请人未能及时履行职务造成关键证据缺失属于渎职行为。被申请人在缺少关键证据的情况下直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采取行政拘留措施明显存在倾向性执法。

2、被申请人未能及时查清事实,对寻衅滋事在先的第三人给予较轻的处罚,加重了申请人的处罚,存在选择性执法及滥用职权行为。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极大地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为证明其主张,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1份。该决定书显示作出时间为2017年2月21日,主要内容为:“2017年1月5日17时许,宋XX与孙XX于东营市农高区南效花园因琐事发生争吵,后孙XX及其丈夫李XX与宋XX三人互相殴打,造成宋XX受伤住院。以上事实有孙XX,李XX,宋XX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等事实依据。综上,李XX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给予李XX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伍佰元的行政处罚。”该证据下方有申请人签名捺印,送达时间为2017年3月16日。

证据2.中国移动通话记录详单查询打印件1份。该证据系申请人手机号码15275449888自2017年1月19日至2017年1月21日的通话记录,该证据显示该号码于2017年1月20日9:22与05468909110通话,于2017年1月20日9:54与13954667699通话,申请人用以证明其曾主动联系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及其工作人员,反映要求调取小区监控视频。

证据3.打印件1份。该证据未注明证据来源,证据内容为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确定的2017年对属于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国家赔偿案件的赔偿标准,申请人用以计算其应该得到的国家赔偿数额。

被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2017年1月5日下午,申请人妻子孙XX与第三人因琐事发生争执,后孙XX将申请人叫下楼,随即孙XX伙同申请人与第三人殴打在一起。申请人伙同孙XX殴打第三人的行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构成殴打他人。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同时,根据《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公通字[2007]1号),《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结伙”是指两人(含)以上。因此,申请人伙同孙XX殴打第三人的行为构成结伙。

申请人夫妇提出现场存在监控视频的线索后,被申请人迅速进行了调取,但因现场监控视频存储时间较短,现场监控视频已被覆盖。同时,虽然没有提取到该案的视频,但因现场有证人目击事情经过,现有证据足以证明申请人伙同孙XX实施了殴打第三人的违法行为。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1、被申请人对本案有管辖权。本案发生在东营市农高区南郊花园,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二款,《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被申请人对于此案具有管辖权。

2、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了处罚决定。案件发生后,被申请人于当日受案,并于同年1月23日进行了调解,因调解不成于同年2月21日作出了处罚决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六十条第二款之规定,调解案件的办案期限从调解未达成协议或者调解达成协议不履行之日起开始计算。因此本案的办案期限应从2017年1月23日起算,同时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九十九条之规定,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因此,本案于2017年2月21日作出处罚决定符合法律规定。

3、处罚前依法进行了告知。2017年1月26日,被申请人依法履行了《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义务,向申请人告知了拟对其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申请人充分履行了其享有的陈述申辩权,并提出了书面的陈述和申辩。被申请人经复核后认为其申辩理由不成立,并向申请人进行了告知。

4、依法对申请人执行了拘留及罚款。鉴于本案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正值农历正月,为照顾当事人感情,同时考虑到申请人夫妇尚有幼儿进行抚养,因此于2017年3月16日将其送交执行拘留,错开与孙XX的拘留执行时间。且被申请人2017年3月16日将申请人送交执行拘留的行为未对其权益造成实质上的损害。

(三)被申请人不应对申请人进行国家赔偿。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且未对其权益造成实质上的损害,故其请求被申请人给予国家赔偿的理由不成立。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且被申请人不应对其进行国家赔偿。

为证明其主张,被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申请人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1月5日19时13分至1月5日19时46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申请人在询问笔录中称,“……我12岁的外甥从外面回来说我妻子和一个男的在楼下打架了,我就下楼去了,到了楼下我就问我妻子:‘和你打架的人呢?’,我妻子说在车上了,我就过去叫他下来,他不下车我就拉着他的胳膊从车上把他拉下来了,我从车上把那个男的拉下来后我妻子就和那个男的打在一起了,我就给他们俩个人拉架,那个男的司机就用拳头打了我的头和胳膊几拳,我也用拳头打了他后背几拳,这时那个男司机也用拳头打我妻子,我妻子也用拳头打那个男的,这时我们三个人就互相打在一起了,打在哪里也不记着了,打了一会那个男的就倒在地上了,我一看他倒地上了我们就不打了……”。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申请人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申请人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以上笔录我看过,记得和我讲的一样”。

证据2.孙XX2017年1月5日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1月5日17时53分至1月5日18时58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孙XX在询问笔录中称,“……一辆包车开过来差点碰着我的孩子,我就跑到那辆车的前面拦着那辆车,那辆车停下后我就对司机说,你差点碰着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吓坏了,你下来向我道歉,他就把左边的车窗玻璃落下后说:‘我又没撞死你的孩子,你凭什么不让我走’,我一听他说话不好听我就通过从车窗抓住他让他下来,不让他走,这时他就用力一开车门想下车,这时我的孩子正好在车旁边,他开门时用车门把我的孩子碰了一下把孩子碰倒在地上哭了,我一看他开车门时把孩子碰倒了,我很生气,我就上去用拳头打了他的下额二、三拳,他也用脚踹了我的肚子一脚并把我踹倒在地上了,我起来后就用手去抓他的脸几下,也用拳头打了他的脸几拳头,他又用脚踹了我的肚子几脚,这时过来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把我们给拉开了。我就让我的12岁的外甥到家里叫我丈夫,几分钟后我丈夫来了就问我打架的人去哪里了,我一看那司机又上车上去了,我就和我丈夫到了那里,我丈夫就把他从车上拖下来后我们三个人就又打在一起了,打了几分钟后那个司机就倒在地上了,他倒在地上打了几个电话,几分钟后来120车来了就把他拉走了……”。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孙XX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孙XX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以上笔录我看过,记得和我讲的一样”。

证据3.孙XX2017年1月19日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1月19日14时15分至1月19日15时10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孙XX在询问笔录中陈述的部分情节与证据2询问笔录一致,其补充陈述内容如下,“……这时我让我姐姐家十一二岁的外甥到家里告诉我丈夫李XX,几分钟后我丈夫来了看到我和孩子哭,就问我什么情况,我给我丈夫说了情况后,我丈夫就过去让宋XX下车把情况说明白,但是后来我还得顾着孩子,有些事情我现在记不清楚了,也有些没看到了,但是我记得后来宋XX躺在地上了,宋XX说,谁拉他起来,他就赖着谁……”。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孙XX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孙XX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以上笔录我看过,上面写的跟我讲的一样”。

证据4.第三人2017年1月6日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1月6日10时17分至1月6日11时25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人民医院”。第三人在询问笔录中称,“……当我走到距那个女的还有两三米的时候,我看着那个女的还在一直看着我,我把车停下了,等我停下车后那个女的就到了我的车前说我碰到她的孩子了,我说我能碰你的孩子吗,我又不傻,她就是不让我走,我就把车的左边的车玻璃落下了,她就用拳头打我的胸部,并拉着我下车,我下了车后她还是用拳头打我胸部,我就用手拦着不让打,这时她娘就拉着她不让打并让我快走,她还是拦着不让我走,这时我给15号楼1单元602接网的那个女的也来了给我们拉架并让我快走,我就到了车上想走,她还是拦着不让我走。几分钟后她对象来了后啥也没说就上来用脚踹了我肚子一脚,又用拳头打了我的头部一拳,并把我眼镜打掉了。这时他就又从车上把我拖下了车,下车后我就和他打在一起了,这时那个女的也上来打我,我就用手抓着那个女的上衣用手打她,她对象又从后面打我的头,那个女的也用手打我,一会她和她对象就把我打倒在地上了。倒地后我就打电话报警了,这时那个男的又上来踹了我腿两脚……”。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第三人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第三人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以上笔录我看过,记得和我讲的一样”。

证据5.第三人2017年2月6日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2月6日8时52分至2月6日9时25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公安局农业治安办”。第三人在询问笔录中陈述的情节与证据4询问笔录一致。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第三人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第三人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以上笔录我看过,记得和我讲的一样”。

证据6.马艳霞询问笔录1份。询问时间为2017年1月11日15时1分至1月11日15时45分,询问地点为“东营市农高区南郊花园A区15号楼1单元602室”。

马艳霞在询问笔录中称,“……我从楼上听到有人在楼下面吵吵,我就和我儿子刘康康从楼上下去了,下去一看是小孙和小宋吵吵,我就过去给她(他)们劝架,让她(他)们不要吵架,她(他)们不听还是在吵吵,几分钟后小孙的丈夫过来了,也没说什么就上去用拳头打了小宋头部和身上几拳,小宋也想去打他没打着,这时小孙就和她丈夫一起上去用拳头打小宋,这时她(他)们三个人打在一起了,打了一会就把小宋打倒在地上了,小宋倒地上后小孙的丈夫又用脚踢了小宋身上几脚,一看小宋倒在地上不动了,小孙和她丈夫就不打小宋了,我看他们不打了我就回家了……”。

该笔录的询问人在询问前向马艳霞出示了工作证件,告知了相关权利。该笔录有马艳霞逐页签名捺印,并在最后手写注明“已上笔记我看过,记的和我说的一样”。

证据7.马艳霞辨认笔录1份。时间为2017年1月18日10时30分至2017年1月18日10时50分,辨认地点为“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办案民警为李跃华、刘健,见证人为张晓。

辨认过程和结果显示现场证人马艳霞能够辨认出2017年1月5日17时许在东营市农高区南郊花园A区15号楼前打架的人员分别为申请人、第三人和孙XX。该证据有两名办案民警签名及辨认人、见证人的签名捺印。

证据8.东公(治)受案字〔2017〕10001号《受案登记表》1份。该证据载明,报案人:宋XX,移送单位: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移送人:李跃华,接报民警:李栋栋,接报时间:2017年1月5日20时47分,接报地点:东营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简要案情:2017年1月5日17时许,宋XX与孙XX于东营市农高区南郊花园因琐事发生争执,后孙XX又叫来其丈夫李XX两人将宋XX打伤。

证据9.东公(治)调解字〔2017〕10001号《东营市公安局治安调解协议书》1份。该证据系东营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于2017年1月23日主持调解时作出,申请人、第三人、孙XX均签字捺印表示“不同意”。

证据10.申请人《行政处罚告知笔录》1份。该证据载明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26日11时1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将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申请人,并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权利。申请人表示“我提出申辩,我自己提供申辩材料”,并签字捺印。

证据11.申请人《申辩材料》1份。该证据系申请人于2017年1月26日向被申请人提出,并有申请人签字捺印。

证据12.《李XX陈述和申辩复核告知书》1份。该证据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李XX的陈述和申辩进行复核,复核结果如下:经过对李XX的陈述和申辩进行复核,公安机关认为李XX殴打他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李XX的行为已构成殴打他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对李XX进行处罚”。该证据载明告知时间为2017年2月7日,无申请人签名,有手写注明的“当事人不同意签字”,并有两名办案民警签名。

证据13.视频资料1段。该视频记录了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陈述和申辩复核告知的过程,上述视频显示被申请人办案民警向申请人告知了就其陈述、申辩进行复核的结果,申请人拒绝签字捺印确认。

证据14.东公(治)审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审批表》1份。该表载明了案由、发案时间、案件文号、违法行为人基本信息、违法事实及证据等,有承办人、承办单位负责人、审核部门负责人、领导意见及签字盖章。

证据15.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1份。该证据与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的内容和签名一致。

证据16.《山东省非税收入通用票据》(No.A101023339312)第三联1份。该票据系对申请人所处罚款的缴款凭证,载明了缴款人、执收单位编码、时间、项目编码、项目名称、金额、执收单位、经办人等。

证据17.《行政拘留执行回执》1份。该证据为行政拘留执行单位东营市东营区拘留所向被申请人出具,载明“根据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决定书,被执行人李XX已于2017年3月16日入所。执行期限十二日(自2017年3月16日至2017年3月28日)”。该证据有投送人、经办人签名,落款时间为2017年3月16日。

证据18.东公(治)行拘通字〔2017〕10003号《行政拘留家属通知书》1份。该证据载明被申请人已于2017年3月16日14时通过电话将该通知书的内容通知申请人的家属孙XX,并有申请人签字捺印及两名办案民警签名。

证据19.第三人《行政处罚告知笔录》1份。该证据载明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25日12时3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将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第三人,并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权利。第三人表示“我提出申辩,我自己提供申辩材料”,并签字捺印。

证据20.第三人《申辩材料》1份。该证据系第三人于2017年1月25日向被申请人提出,并有其签字捺印。

证据21.《宋XX陈述和申辩复核告知书》1份。该证据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宋XX的陈述和申辩进行复核,复核结果如下:经过对宋XX的陈述和申辩进行复核,公安机关认为宋XX殴打他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宋XX的行为已构成殴打他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宋XX进行处罚”。该证据载明告知时间为2017年2月6日9:35,无第三人签名,有手写注明的“拒绝签字”,并有被申请人两名办案民警签名。

证据22.东公(治)审字〔2017〕10003号《行政处罚审批表》1份。该表载明了案由、发案时间、案件文号、违法行为人基本信息、违法事实及证据等,有承办人、承办单位负责人、审核部门负责人、领导意见及签字盖章。

证据23.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1份。该决定书显示作出时间为2017年2月21日,主要内容为:“2017年1月5日17时许,宋XX与孙XX于东营市农高区南郊花园因琐事发生争吵,后孙XX及其丈夫李XX与宋XX三人互相殴打,造成宋XX受伤住院。以上事实有孙XX,李XX,宋XX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等事实依据。综上,宋XX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给予宋XX罚款叁佰元的行政处罚。”该证据下方有第三人签名捺印,送达时间为2017年3月4日。

证据24.《山东省非税收入通用票据》(No.A101023339313)第三联1份。该票据为对第三人所处罚款的缴款凭证,载明了缴款人、执收单位编码、时间、项目编码、项目名称、金额、执收单位、经办人等。

证据25.东公(治)送字第〔2017〕10002号《送达回执》1份。该回执载明了文书名称、文号、送达时间、送达地点、送达方式、受送达人、送达人等,有申请人签字捺印,并注明时间为“2017年3月16日”。

证据26.《复核笔录》1份。该证据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第三人等3人提出的申辩理由进行复核的记录,主要载明了时间、主持人、复核人、复核意见等,并有主持人、复核人签名。

证据27.第三人不要求作伤情鉴定的说明1份。该证据上载明时间为2017年1月11日,并有第三人签名捺印。

证据28.《刘康康不作证的情况说明》1份。该证据主要载明马艳霞不同意其儿子刘康康为申请人行政处罚一案作证,有两名办案民警签名。

证据29. 2017年1月5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孙XX签名捺印。

证据30. 2017年1月5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李XX签名捺印。

证据31. 2017年1月6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宋XX签名捺印。

证据32.2017年1月11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马艳霞签名捺印。

证据33.2017年1月19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孙XX签名捺印。

证据34.2017年2月6日《权利义务告知书》1份。该告知书 主要载明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期间,被询问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并有被询问人宋XX签名捺印。

被申请人以证据1-7证明申请人与孙XX实施了结伙殴打第三人的行为,以证据8-34证明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适当。

第三人称:申请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到达现场后直接对第三人进行殴打,后申请人夫妇共同对其进行殴打,有多名路人劝架都无法制止,直至把其打晕在地。

关于伤情鉴定问题,第三人出院后感觉并无大碍,且被申请人答复称只要进行殴打见血就构成轻微伤,当时其伤情构不成轻伤,故没有进行验伤。关于小区监控问题,做笔录时第三人提出调取小区监控,但是不知为何被申请人没有调取。

本案孙XX寻衅滋事在先,动手在先,有第三人行车记录仪记录起因,有路人证实过程,申请人不问经过就对第三人进行殴打,事实清楚。

为证明其主张,第三人向本机关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行车记录仪视频资料3段。3段视频具有连续性,记录了孙XX与第三人因琐事争吵的起初经过。第三人用以证明孙XX寻衅滋事在先,动手在先。

本机关于2017年6月7日依法予以听证,第三人未到场,申请人、被申请人依法进行了举证、质证、辩论。经审查,本机关对申请人、被申请人、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1、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为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原件,为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可以证明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于2017年2月21日对申请人作出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人提供的证据2为申请人中国移动通话记录详单查询打印件,申请人用以证明其曾向被申请人提出调取小区监控视频申请。经本机关核实,为真实、合法的证据,但其仅能证明申请人自2017年1月19日至2017年1月21日期间曾与东营市公安局高效生态农业示范区治安管理办公室及其工作人员电话联系过,无法证明申请人曾在被申请人制作笔录时提出小区内存在监控视频,也无法直接证明其曾在电话中申请被申请人依职权调取小区监控视频。

申请人提供的证据3为申请人从网络上打印的2017年度国家赔偿案件相关赔偿标准,经本机关核实,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厅发布,可以作为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类国家赔偿案件的赔偿标准。

2、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34,均为其制作的“李XX殴打他人”案卷材料原件,为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

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7,分别为申请人、第三人及相关证人的询问笔录和辨认笔录等。申请人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人笔录的内容与事实不符,且不应认定为结伙殴打他人,申请人主张:1、有预谋才能是结伙,其与孙XX并没有商量,其是在第三人殴打孙XX后才下的楼,且其外甥所表达的只是让其下楼,并未说明具体事由,不能认定有共同故意;2、直系亲属不能算是结伙打人。对此,被申请人辩称:1、根据《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结伙”是指两人(含)以上,同时相关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均未对结伙人的身份作出规定,也就是说本案不能因为申请人与孙XX是夫妻关系就不能认定为结伙。2、申请人在其2017年1月5日的询问笔录中陈述“我12岁的外甥从外面回来说我妻子和一个男的在楼下打架了”,说明申请人在下楼之前,就知道其妻子孙XX在楼下与人打架;临时起意也可以是到达现场之后的临时起意,本案中申请人和孙XX有共同殴打第三人的行为,结合人们的日常行为规范可认定为构成结伙。

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8-34,可以证明被申请人依法定程序立案、调查,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向申请人进行了行政处罚告知,在听取申请人陈述和申辩后,依法作出并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且该行政处罚已执行完毕,均为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其中,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5与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内容一致、笔迹相符,均为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原件。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5、证据23、证据25能够证明被申请人送达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和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超期。

3、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为第三人行车记录仪所录制,清晰记录了本案中孙XX与第三人因琐事争吵的起初经过,为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

本机关认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第125号)第九条第一款规定,“除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情形之外,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被申请人作为治安管理行政主管部门,对于发生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治安案件具有管辖权。

被申请人受理该治安案件后,依法进行了调查取证,其认定申请人有殴打他人的违法事实,有申请人、第三人询问笔录以及证人的询问笔录和辨认笔录等为证,上述证据均真实、合法、有效,可以形成完整证据链,证实申请人之妻与第三人因琐事发生争吵,后申请人赶到,3人互相殴打的事实。对于这一基本事实认定,三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但申请人对于被申请人认定其与其妻结伙殴打他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有较大争议。对此,本机关认为,《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公通字[2007]1号)第八条仅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结伙”的人数条件进行了规定,即两人(含两人)以上。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立法精神及“结伙”的文理解释看,“结伙”既应符合人数在两人(含两人)以上共同实施违法行为的客观标准,又应符合两人(含两人)以上的行为人之间经意思联络、沟通达成共同违法行为故意的主观裁量标准,常表现为纠集多人对他人进行殴打,主观上有共同实施违法行为的意思联络。本案中,申请人等3人互相殴打,其中申请人与孙XX系夫妻关系,在人数条件上符合“结伙殴打他人”的认定标准,但从具体案情来看,申请人之妻孙XX与第三人系突发争执,申请人虽系由其妻通过其外甥通知而赶到并实施了殴打第三人的行为,但并无证据证明其妻指使其外甥(12岁)向其作出欲夫妻二人共同实施殴打行为的意思表示。因此,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申请人与其妻有共同殴打他人的事前预谋或临时达成意思共识的情形。同时,依据伦理常识,夫妻之间具有情感联系且有相互扶助的义务,因此,在因民事纠纷引起的突发性治安案件中,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宜仅以人数这一客观认定标准作出“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认定。故被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加重情节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未依其申请及时调取小区监控视频、未对第三人进行伤情鉴定,属于渎职、选择性执法,对此,本机关听证时亦进行了充分调查。关于被申请人是否及时调取小区监控视频问题,申请人及第三人均称曾在笔录制作过程中向被申请人办案民警提出要求调取小区监控视频,因被申请人拖延,导致监控视频灭失,但均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主张。但是,被申请人答复书中称其在接到申请人提出的现场存在监控视频的线索后进行了调取,而在听证时又称其是通过其他途径知道后主动去调取的,意思表示前后矛盾,故本机关对其上述答复理由不予采信。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时,应当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调取证据材料,本案中,其未及时对小区是否存在监控进行调查核实,未及时调取、固定监控视频证据,导致监控视频证据灭失无法取得,存在未尽及时、全面收集调取证据职责的情形,现本机关依法予以指出。但是,在根据现有证据已经能够充分证明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所认定的基本事实的情形下,监控视频不是必须取得的确定案件事实的唯一性证据,不影响案件基本事实的认定,故对申请人关于渎职、选择性执法的主张,本机关依法不予支持。关于是否应当对第三人进行伤情鉴定的问题,《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第125号)第七十五条规定了公安机关应当进行伤情鉴定的情形,因第三人本人不要求进行伤情鉴定,故本案中第三人伤情鉴定不是案件处理的必须程序,且并不影响对申请人有殴打他人情形的事实认定,被申请人根据已认定的事实进行处理并无不当。

关于本案行政处罚程序是否合法适当,本机关认定如下: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在接到报警后,及时出警,依法立案调查,在行政处罚决定作出前,依法向申请人进行了告知,听取了申请人陈述申辩,并对申请人陈述申辩进行了复核,复核结果向申请人进行了告知,依法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未履行告知义务、未听取申请人陈述和申辩,但未提供任何证据,经本机关审查,被申请人已依法履行了相应职责,故对其主张不予支持。被申请人立案时间为2017年1月5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时间为2017年2月21日,送达时间为2017年3月16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送达超期,属于程序违法。被申请人制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行政执法文书中存在多处错别字、标点符号运用不规范等问题,属于行政执法文书瑕疵,本机关在此一并予以指出。

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对此,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虽然对申请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加重情节进行处罚,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撤销,但其对申请人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这一基本事实的认定,证据充分,事实清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申请人殴打他人的行为应当依法受到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对于因部分事实认定不清、法律适用不当而对申请人造成的加重部分行政处罚,被申请人应当依法进行赔偿。但鉴于本案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行为被撤销后,其有权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行政处罚,故本机关不宜在行政复议期间就行政赔偿一并作出决定。申请人可在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后,向其另行提起行政赔偿请求。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东营市公安局作出的东公(治)行罚决字〔2017〕10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被申请人在接到本决定之日起6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人、第三人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三日

 

复议人员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李某与孙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结伙殴打他人”。审理中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公通字〔2007〕1号)第八项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结伙”是指两人(含两人)以上。本案中,李某与孙某共同对宋某进行殴打,满足了“结伙”的人数条件,且李某系孙某让人叫到现场,故公安机关认定李某与孙某具有共同殴打宋某的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第二种意见认为,孙某与宋某发生争执系突发事件,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孙某让其外甥叫来李某的目的是要李某与其一起殴打宋某,因此,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某与孙某有事先预谋结伙殴打他人的故意或临时达成意思共识的情形。同时,依据伦理常识,夫妻之间具有情感联系且有相互扶助的义务,因此,在因民事纠纷引起的突发性治安案件中,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宜仅以人数这一客观标准作出“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认定。

两种意见的分歧在于应否以明确的意思联络为结伙认定标准,本案办案人员最终认可了第二种意见。办案人员认为,所谓“结伙殴打他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客观方面,必须是两名以上自然人共同实施了殴打或伤害他人的行为;二是主观方面,必须有证据证明该两人主观上有实施结伙的故意。从文理意义上来看,“结伙”即“集结成一伙”的意思,表示过程中须有意思联络形成的过程和状态。

实践中,多人之间产生冲突的情况十分常见,公安机关在办理多人殴打他人的案件时,应深入分析实际情况,慎重处理,不应一律以有多人殴打他人的行为发生即推论打人者有共同殴打他人的故意。

Copyright © 2006-2007 dyfzb.dongyi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0000135号
综合科:0546-8381362   法规科:0546-8381596  行政执法管理科:0546-8381590    行政复议科:0546-8385005    行政应诉科:0546-8383169    邮箱:dyfzbxxxc@163.com
主办单位:东营市政府法制办公室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者